注册就送100元

鉛衣背后的“至精至誠”——記我校1988級校友、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天壇醫院神經介入科主任醫師穆士卿
發布時間:2018-01-22

(文/原秀秀) 

   人物名片  穆士卿,男,博士,1993年畢業于新鄉醫學院,現就職于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天壇醫院,任神經介入科主任醫師,副教授;師從北京神經外科學院副院長,北京天壇醫院神經介入科主任吳中學教授。主要從事神經系統血管性疾病的介入治療。依托國家、北京市自然科學基金等項目進行了腦動脈瘤的基礎研究,在顱內動脈瘤的血流動力學研究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績,對顱內動脈瘤的發生、發展及預防提出了自己的見解,在國內外雜志上發表文章十余篇。

 


  30年前,他是一名初入大學校門的青澀少年。“醫路”無悔,寒窗苦讀,從新鄉醫學院到西安交通大學再至首都醫科大學,從本科到碩士研究生再至博士研究生,學醫從醫之路歷經坎坷,他卻始終堅定執著。
  經過歷練摔打,他成為了科室的青年醫師骨干。從起初的腦血管造影到現在從容處理各種腦血管病,他一路揮灑汗水,勤勉敬業,利用各種機會勤奮學習,不斷提高自己。
  如今,他是北京天壇醫院神經外科中心神經介入科的“技術擔當”,從支架置入到復雜動脈瘤及血管畸形治療,術前嚴格評估,術中一絲不茍。他在工作崗位上苦練鉆研,一次次挑戰自己,一身鉛衣書寫職業生涯的“至精至誠”,無愧于大醫仁心。
  他是我校1988級校友穆士卿。周末外出會診、上午四臺手術,正午烈日下他匆匆趕至約定的地點,才讓記者得以領略一位“精誠”醫生的精彩故事。

  緣結新醫:“先結婚,后戀愛”

  談及當時為什么學醫,穆士卿不禁笑了起來:“說來啊,我和醫學專業還是‘先結婚后戀愛’呢!之前并沒與想到要學醫。”1988年高考,穆士卿成績高出重點線50余分,由于當時是先估分后填報志愿,他就這樣被“命運牽著手”來到了新鄉醫學院。
  簡單又充實的校園生活很快便讓穆士卿融入新醫,無論是深夜苦讀的點點燈光,還是早晨樓頂的朗朗書聲;無論是實驗課上的嚴謹操作,還是課后返宿的匆匆步伐,點點滴滴都是那些年最珍貴的大學時光。“我們當時的醫療系8個班360人,都是同齡人,大家很快就打成一片,一起上課,一起做實驗,一起練習操作,一起準備考試……”學醫之路注定是酸甜苦辣五味俱全,而只有經歷過的人才能深刻體會到其中所蘊含的快樂與喜悅。
  “雖然新醫并非第一志愿,但是逐漸在醫學的博大精深中找到了樂趣所在,也就堅持下來了。”穆老師對于“命運的選擇”與學醫之路的艱辛有著自己的理解。找到了樂趣,再難做的事也是一種愉悅的體驗。
  無論是學習還是見習,穆士卿秉持專注與熱愛的態度對待每一件事。在醫院見習的學生最頭疼的事情莫過于一遍又一遍修改病歷,但穆士卿從不敷衍。在焦作市第二人民醫院內分泌科實習時,他的一份病歷按照老師的要求,一改再改,20多遍,直到老師挑不出任何問題。“老師的一個點頭,就是對我最大的肯定……直到現在,我書寫的病歷拿出來還常常被評為全院的優秀病例。”沒有抱怨,沒有氣餒,他就是憑著那股子韌勁兒、那份對于醫學之“精湛”的追求在學醫之路上堅持下來。
注册就送100元   畢業后,穆士卿順利來到安鋼職工總醫院,“新醫的畢業生專業知識扎實、臨床技能熟練,特別受歡迎,待遇也很好。”他緣結新醫,從這里出發,在追逐“至精至誠”的醫學道路上奮勇前進。

  醫路轉折:選定神經外科之路不放松

  為了在學術上有更高的造詣,穆士卿毅然放棄安鋼職工總醫院的穩定條件,選擇攻讀碩士研究生。美國國家科學院提出,21世紀將是神經科學的世紀,誰搶占了這個制高點,誰就能真正把握科學的方舟。穆士卿深以為然,堅定選擇了神經外科專業:“既然讀,就要讀個最復雜的具有挑戰性的專業”。
  說起考研究生,穆老師不由得笑起來:“我考了三年呢!”由于提前沒有和西安交通大學的導師溝通,他雖然兩年專業科成績都過線,但兩年都被調劑到其他專業。終于在第三年,穆士卿以第一名的成績被西安交通大學醫學部錄取,成為一名神經外科學研究生。
  碩士研究生畢業后,他就職于南京大學第二附屬醫院神經外科。“我想在這條道路上走得再遠一些……”2005年,作為當年唯一過線的學生,穆士卿順利考上了首都醫科大學神經外科學的博士,來到了中國神經外科領頭人吳中學教授的團隊。師從吳中學教授,他深入學習神經介入學科相關知識和臨床操作。后任職于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天壇醫院神經外科中心神經介入科,這一干就是二十多年。
  穆士卿坦言,介入是個苦差事,不僅是個細致活,同時也是個體力活。一般人穿上二三十斤重的鉛衣不出十分鐘必定汗流浹背,氣喘噓噓。我們介入醫生身上穿著最笨重的鉛衣,手上干著最細致的活,并且常常一站就是十來個小時,有時還需在各個手術室之間來回奔波。
  自2009年穆士卿開始獨立手術,便再不曾脫下這身鉛衣。每年,他參與診治并手術的蛛網膜下腔出血及腦出血、腦動脈瘤(血管瘤) 、腦血管畸形(動靜脈畸形) 、硬腦膜動靜脈瘺(DAVF) 、頸動脈海綿竇瘺(CCF) 、脊髓血管畸形等神經系統血管的病人數百位。對于神經外科手術來說,除需先進的科學技術,更需要依靠醫者精湛的手術技藝。顯微鏡下,再細微的動作都被無限放大,稍有不慎,輕則半身不遂,重則危及生命,這是任何科學技術都彌補不了的。穆士卿行醫二十余載,操縱介入器材明辨毫厘,從未出過差錯。
  在治療海綿竇區硬腦膜動靜脈瘺方面,穆士卿所在團隊創新治療方法——Onyx膠聯合彈簧圈拴塞術治療方式。相比于經典的經靜脈入路彈簧圈栓塞術,新方法不僅在治療時間、治療費用、并發癥等方面均低于原來的方法,且臨床治療效果也更勝一籌。
  在穆士卿看來,臨床與科研并行,才能更好更快推動醫學技術的發展。節假日其他人外出游玩,他卻一頭扎進圖書館,咀嚼著那些艱澀而單調的專業書籍。依托國家、北京市自然科學基金等項目進行腦動脈瘤的基礎研究,在顱內動脈瘤的血流動力學研究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績,近年來有十余篇文章在國內外雜志上發表。
注册就送100元   手術歷時數小時常常到深夜,實驗成百上千次或許結果并不如人意,然而再高難度的手術、再復雜繁瑣的實驗,也未曾讓他有過放棄的念頭。選定神經外科這條路,他堅守醫路之行的“至精至誠”。

  醫者箴言:要做“精誠”的大醫生

  醫者,仁術也。醫生,錘煉的是“精”的醫術,修養的是“誠”的仁心。自踏入新醫校園開始,穆士卿便是一路追求“至精至誠”。
  作為一名醫生,醫院就是提升自我的平臺。從安鋼職工總醫院到南京醫科大學第二附屬醫院再至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天壇醫院,穆士卿植根于一個又一個新平臺,不斷從更多的病例中汲取豐富營養,轉化為自身提升的力量,實現一次又一次自我突破。而一名醫生的成長不應只是醫術的錘煉,更重要的是仁心的修養。“有時去治愈,常常去幫助,總是去安慰。”如果說醫術能夠拯救一個人的身體,那么仁心則可以拯救一個人的靈魂。
  “你們一定要做“精”“誠”的大醫生!”穆士卿真誠地希望學弟學妹們能夠好好利用在新醫的求學時光,利用便利的學習條件,學好理論知識,打好堅實基礎,將來走上工作崗位后,能夠虛心求教,鉆研業務,終身學習,努力做一名“精”“誠”的大醫生、名醫生,不辜負母校的培養和期望。
  在漫漫行醫路上,穆士卿正是將醫術和仁心化為一對有力的翅膀,飛過坎坷,飛過荊棘,飛向更加廣闊的天地,實現自己的初心。當他回頭看這條充滿艱辛與碩果的道路時,只有欣喜沒有后悔。“要做,就做‘至精至誠’的大醫生!”


  校友寄語注册就送100元 “干一行愛一行,干一行專一行,行行出狀元。”雖然學醫注定是個“苦差事”,但是既然踏入醫學院,成為一名醫學生,便要對得起肩上的責任,學會發現醫學的樂趣,真正愛上她。不同的崗位,有不同的業務,而作為一名醫生,手里掌握的是生命。只有專一,醫生才能真正為病人緩解痛苦,驅除疾病。無論選擇什么方向,只要你臨床技能扎實、科研水平高、工作態度端正,都能成為專業領域的佼佼者。 

 

(編輯 王歡)